王绍涛律师
13987120969
座机:0871—5719557

李晓佳律师
15912588108

黄仲才律师

朱素明律师
13099903306
座机:0871-5719532

在线客服

业界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辩辞选登   > >  毒品案件辩辞  

贩卖、运输毒品案二审辩护词

发布时间:2018/2/7 14:50:14来源:本站作者:管理员 浏览次数:5081

某某贩卖、运输毒品案二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尊敬的法庭:

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XX家属的委托,指派我们作为被告人XX的二审辩护人出庭为其辩护。现根据本案的事实、证据和有关法律规定结合庭审情况,发表如下辩护意见,望法庭采纳。

在陈述辩护意见之前,我们要向法庭阐明辩护人的辩护立场,由于XX一审后,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故二审中我们将为其做有罪罪轻辩护,即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XX的行为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没有异议。但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在案件事实并未全部查清的情况下,判处XX死刑,属量刑畸重,具体理由如下:

一、根据二审已经查明的事实,被告人XX在本案中属于从犯。一审法院认定“XX负责联系购买及运输毒品宜,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且作用相当,系主犯,应当按照其参与的或者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主要表现为以下两方面:

1)关于毒资。

XX在一审庭审时供述:购买毒品的毒资为160万元,其出资100万元(钱是其让老家的朋友黄小军打到地下钱庄),XX出资60万元。此供述,被告王XX在一审庭审之前的笔录中从未提及,并且也无其他证据加以印证。事实上,王XX的确让人打100万元到缅甸赌场的地下钱庄,也确实命XX让人将钱取出后交给邹XX,但这100万并不是毒资,XX也没出过60万元。真正的毒资(约人民币600万元),王XX早已安排人放在湘AGX823的奥迪车后备箱的三个纸箱中,并让曾XX将车从湖南开到打洛,上述事实与曾XX一、二审的庭审供述相互印证。

至于XX,到案时他的银行卡中仅有的46.5万元,是其为归还王XX之前为其垫付赌场入股的钱而贷的银行贷款,案发前也没有任何大额的资金流动,也就是说被告XX并没有出资60万元的能力。

更何况,被告人王XX咬着XX出资60万元,但却无法说清XX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凑集这60万元。事实上,公诉机关在一审认定的毒资就是在曾XX从湖南开到景洪的湘AGX823的奥迪车后备箱的三个纸箱内,因XX为保护“老板”王XX,未将此事说明,反而被王XX反咬一口,声称毒资是160万元,一审法院就根据王XX这一没有任何印证,违反常识的口供予以认定,显然是极不严肃的,也是错误的!王XX供述的所谓毒资为160万元的供述,无非是为了掩盖从湖南拉了三个纸箱现金作为毒资,毒品远不只21公斤,以及还有其他未到案的“老板”的事实。关于被告人XX没有出资这一事实,二审中,公诉人对此明确予以认可。

2XX作为王XX的“马仔”,在整个过程中完全听命于王XX,在本案中仅起次要、辅助作用,不应认定为主犯。

2006年起,XX即作为王XX的司机,为他开车及打理日常生活,上述事实有曾XX二审庭审供述及伍林华《询问笔录》证实。王XXXX的上下级关系决定了被告在整个犯罪过程中起到的仅是次要、辅助作用,其之所以参与到本次犯罪中,系受其“老板”王XX的安排与指使,以现有证据也不难看出,同案被告王XX不仅是毒品的所有者,而且策划、组织、安排了整个犯罪。包括与邹XX联系购买毒品的相关事宜,命曾XX从湖南将装有毒资的车开到打洛及将毒品运至景洪,安排XX打电话让伟乃几将毒品放到曾XX车上、接到毒品后开着宝马车在前面探路、给曾XX打电话报信等均是王XX的安排。

综上,一审法院认定“XX负责联系购买及运输毒品事宜,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且作用相当,系主犯,应当按照其参与的或者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显然属于认定事实错误。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XX系受同案被告王XX的指使后参与其中,属于从犯,依法应当比照主犯从轻、减轻处罚。

    二、被告人XX具有立功情节。对此,二审公诉人当庭予以认可,不再赘述。

三、XX二审中悔罪态度较好,供述了犯罪的全部事实经过,

主动交代了司法机关以前不掌握的事实,具有酌情从轻的情节。

被告XX一审未认罪,主要基于感念 “老板”王XX过往的恩惠,抱着侥幸的心态,认为只要自己扛住不认罪,“老板”就会没事。一审判决下来后,才明白自己的行为是多么愚蠢和幼稚,并积极的向法院递交了《悔罪书》,并在律师会见及今天庭审过程中主动交代了他知晓的有关于本案的全部内容,包括:毒品的所有老板、毒品的真实数量、老板之间是如何分工等。从其表现可以看出,被告XX已经认识到自己犯下了严重错误,有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良好愿望,请合议庭在量刑时考虑这一情节。

通过二审开庭,已经查明两个基本事实,其一,在本次贩卖运输毒品案件中,被告XX没有出资。购买毒品的钱是王XX安排曾XX从湖南开到打洛的湘AGX823的奥迪车后备箱的三个纸箱中。其二,被告XX既不是这批毒品的买主,也不是卖主,也就是说XX不是老板,他的地位、身份和被告曾XX相同,仅是“老板”王XX长期的司机、马仔、跑腿。当然,他与“老板”的关系比曾XX更紧密,感情更好,走得更近。这些事实,被告人XX、曾XX作了供述,且相互印证。公诉机关对第一个事实予与认可,对第二个事实也没有否认。

四、一审法院判处被告人XX死刑立即执行属于适用法律错误,量刑畸重。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2008121日关于印发《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精神:第二条、毒品犯罪的死刑适用问题中规定“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应当切实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突出毒品犯罪的打击重点。必须依法严惩毒枭、职业毒犯、再犯、累犯、惯犯、主犯等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危害严重的毒品犯罪分子,以及具有将毒品走私入境,多次、大量或者向多人贩卖,诱使多人吸毒,武装掩护、暴力抗拒检查、拘留或者逮捕,或者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等情节的毒品犯罪分子。对其中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当判处死刑的,必须坚决依法判处死刑。”并在本条中近一步明确“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判处被告人死刑:(1)具有毒品犯罪集团首要分子、武装掩护毒品犯罪、暴力抗拒检查、拘留或者逮捕、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等严重情节的;(2)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并具有毒品再犯、累犯,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等法定从重处罚情节的;(3)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并具有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向多人贩毒,在毒品犯罪中诱使、容留多人吸毒,在戒毒监管场所贩毒,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实施毒品犯罪,或者职业犯、惯犯、主犯等情节的;(4)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并具有其他从重处罚情节的;(5)毒品数量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且没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

毒品数量达到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不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1)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从宽处

罚情节的……从上述《会议纪要》精神可以看出被告人XX没有“必须坚决依法判处死刑”任何一种情形,恰恰相反,他具有属于从犯、立功等法定从轻情节,也有在二审中坦白认罪、悔罪等酌定从轻情节。一审法院在此情况下判处被告人XX死刑立即执行显然违背了上述《会议纪要》精神,属于量刑畸重。

最后,被告XX在本案中未出资购买毒品,其是受到被告王XX的指使、安排后参与了此次犯罪,仅起次要、辅助作用,应认定为从犯,具有立功情节,并且在二审中能主动的交代犯罪事实,悔罪态度良好。请求二审法院根据本案已经查清的事实,依照《刑法》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的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2008121日关于印发《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精神,撤销一审判决,对被告人XX依法改判。

此致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