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绍涛律师
13987120969
座机:0871—5719557

李晓佳律师
15912588108

黄仲才律师

朱素明律师
13099903306
座机:0871-5719532

在线客服

业界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业界动态   > >  业界动态  

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关于《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的修改意见

发布时间:2011/9/30 14:50:33来源:作者: 浏览次数:3478

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

关于《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的修改意见

 

一、应当对证人强制出庭作证制度设定救济程序

原文:草案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并且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有异议的,或者人民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

 

修改意见:我们建议在该款后增加规定:应当出庭作证的证人,经人民法院通知拒不出庭作证的,其所提供的证人证言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

 

理由:我们认为,证人强制出庭作证制度是本次刑诉法修改中最大的一个进步。现实当中刑讯逼供难以遏制,不仅仅对于犯罪嫌疑人,对于证人也采用威逼利诱等种种非法手段获取证人证言。而证人在作出证言后往往就消失了,这成为刑事司法当中最大的一个漏洞。试想有这样的证言存在,则任何人都有面临被无端追究刑事责任的危险。由于民事诉讼证据制度对于证人不出庭时证言的效力作了明确规定,则在民事案件当中,仅有证人证言制造冤案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在现有的刑事诉讼制度中,仅有证人证言而制造冤案是完全可能的,且现实当中这种情况也大量存在。《刑诉法修正案(草案)》中关于证人强制出庭作证的规定可以说是堵塞上述漏洞最有利的制度设计。

但就目前《刑诉法修正案(草案)》的规定来看,对于该制度缺乏有效的救济手段,这样必将导致该制度落空。如果证人属于应当出庭作证的范围,但是拒不出庭作证,那么会有什么样的法律后果,换句话说,救济的程序是什么是没有得到明确的。草案第六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证人没有正当理由逃避出庭或者出庭后拒绝作证,情节严重的,经院长批准,处以十日以下的拘留。该规定表面上看是对于应当出庭作证而拒不出庭的证人的一种强制,然而仅仅对证人施以处罚不仅不切实际,而且对于不出庭作证证人证言的效力也不产生任何影响,也就是说,对证人拒不出庭或者虽然出庭但是不作证的证明责任未作规定,这是不严谨、不科学的,完全可能导致该制度的落空

反观对于证明案件事实起到重要作用的鉴定人,草案第六十八条第三款做出了明确的规定:经人民法院通知,鉴定人拒不出庭作证的,鉴定意见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对于鉴定人尚且有这样的规定,那么对于认定案件事实,决定定罪量刑起着至关重要作用的证人证言更应当作出这样的规定,也就是明确应当出庭作证而拒不出庭作证证人的证明责任,即应当出庭作证的证人,经人民法院通知拒不出庭作证的,其所提供的证人证言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使得证人拒不出庭作证时的不利后果由提供证人一方承担,只有这样,才能给证人强制出庭作证制度提供有效的救济手段。故我们就此问题提出上述修改意见。

 

二、应当保证死刑执行过程中被告人家属的正当权利,同时遏制现有制度中所存在的“盲区”可能对案件公正审理带来的影响。

 

原文:原《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二条第五款、第七款规定:执行死刑应当公布、不应当示众;执行死刑后,交付执行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罪犯家属。

 

修改意见:将《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二条第五款、第七款修改为:执行死刑应当通知罪犯家属或其聘请的律师;执行死刑后,至尸体火化前,应当通知罪犯家属或其聘请的律师认领尸体。

 

理由:现实当中,终审判决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书往往在被告人被执行死刑以后被告人家属才能得到,被告家属也要在被执行完后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领到骨灰,这不仅仅涉及终审判决的送达问题,更为重大的,这牵涉到了一个严重的黑洞。绝大多数的法院除了对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罪犯是穆斯林的情况下,出于民族团结、尊重宗教信仰的考虑,会让家属得到全尸以外,其余的家属最终只能领到被执行人的骨灰。那么尸体在火化前是否完整?肝、肾等器官还在不在?都是不得而知的。据社会传言,人体一个肾脏的黑市价在人民币40万元以上,全身的器官总价可以上百万甚至于上千万。在死刑执行过程当中,检察院的临场监督仅到罪犯被执行死刑并尸检完毕为止,那么尸检完之后到被火化成骨灰这段期间如何进行法律监督是不明确的。如果这段期间没有法律的有效监督,而其中又存在着巨大的经济利益的话,那么必将带来难以想象的可怕后果。这势必产生一条经济链条,这一经济链条上究竟会牵涉到一些什么样的人呢?如果牵涉到案件的审判人员,面对着巨大的经济利益,在审理裁判究竟是死刑立即执行还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时,是否会受到经济利益的干扰而做出有失公正的判决呢?司法实践中,犯罪嫌疑人往往在侦查阶段即被要求进行抽血化验,如果说因为人体器官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影响了判决,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现有死刑执行程序中隐藏的巨大黑洞。

为了堵住这样的可怕黑洞,我们建议对原《刑事诉讼法》作上述修改,只有罪犯家属或者受聘请的律师参与到死刑执行程序中来,特别是执行死刑后尸检完毕到实体火化这一期间,保证家属及律师应由的知情权,才能够对执行机关产生有效的制约,这不仅关系到最基本的人权保障、司法伦理、司法的公正,更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形象和声誉。